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3


妈吖好像虐的有些过了呢_(:з)∠)_放心下一章我尽量改(拍飞)


*私设私设私设(重说三)
*ooc ooc ooc
*翻了一下前文发现八爷略⋯⋯少女?
*如果长沙婚礼有什么讲究麻烦小伙伴告知QAQ


一进院门,眼前大概就被喜庆的大红色塞满了,到处都挂满了红绸子,贴满了硕大的“囍”字,从府内到院里几乎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大多都是些贵族或上层人士,单从身上的衣着首饰便可以看出来。
齐铁嘴并没有看见佛爷。
他有些着急。
八爷虽为九门提督之一,但是实际权力并不大,平日里接触的人也不多,斗里出来的东西基本经过盘口直接转出,大多也就是给人算算卦,看看相之类的,也不与之深交,所以人缘远不如其他的几门。
相比下来这也是好事,他虽然话多,可确是喜欢清净的。
而今日见到了佛爷婚礼上这堪称壮观的人数,也是惊奇了一下,他想到佛爷的人脉比较广,可是也没有想到他的人缘已经到了这般。
院里的人大多也不认识,他也不想贸然的搭话以引来尴尬,他现在只想找到佛爷。平日里有这种情况,一般都是佛爷与其他人商议好各种事,自己跟在他的后面,被他领着到这里那里,齐铁嘴忽然发现:没了佛爷,自己的交涉能力还真是有点着急。
没了佛爷,自己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毕竟在这杵着也不是个办法。
“哎,这位先生,问一下那新郎怎么还不出来啊?”
“这会大概在府里的卧房打扮那,一会还不得让新娘子眼前一亮啊。”
“多谢。”
到卧房的路他闭着眼也能走到。
偏偏饶了好几个房间。
他还是莫名有些紧张。真是的,又不是我结婚,搞这样紧张做什么啊。尽管这样想着,他的手心还是出了大把的汗。
“⋯⋯佛爷?”
屋里空无一人,只有大团大团的红色将他的眼帘堵的满满的,桌上,床上都满是喜庆的大红。
一时间,他觉得这里竟有些陌生。
无法,他只好又走了出去。
在走廊上,他忽然看见了张家的管家,像看见了救星一样,齐八一路小跑,将正欲下楼的管家拦住
“哎哎哎,我说,你们家佛爷呢?”
“哟,八爷来了,请到大厅侯一下吧。”
“???”
⋯⋯这倒好,佛爷没见到,还被赶到大厅里了。以前可都是在卧房等着佛爷的。
他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了,像有块石头堵在心口上。
大厅里也不缺吃的喝的,佛爷生性大方,也不会让大家干等着,很多贵族聚在一起边讨论自己的事边品着点心。悠闲得很。
⋯⋯只有齐铁嘴格外的烦躁。
他甚至想把贺礼放下就走。
正准备这样做,眼前的一幕生生将他摁了回去。
张启山一身红色的喜服,发型和平日一样衬托出他的英气,可今日是格外的帅气,从楼上缓缓走下来。
尹新月就在他旁边,等他下楼时轻轻的挽住他的胳膊,一身大红的嫁衣衬托出她的婀娜多姿,最显眼的还是那金项链金耳环和金手镯,亮的格外刺眼,像今日的太阳。
齐铁嘴忽然想起了今日的西服,
实在是和佛爷这一身无法相配。
心里越来越痛,有点喘不上气。
他温柔的对她笑着,牵着她的手,缓缓的一直走着。
他甚至都没有看见他的存在。
像刀割一样,齐铁嘴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最近一直不顺,心里一直堵。
他对佛爷的感情,好像远没有“朋友”“兄弟”那么简单。
疼,心像是滴血似的疼。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