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番外



*前世今生梗,算现代AU?
*喏,这次的私设不用我说了吧
*ooc大胆的说啊~
*lo主要开学,自动哭出来_(:з)∠)_


齐桓是九门大学的大一新生。
今日就要报道了,实在是压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九门大学是算他们省里最好的一所大学了。
他其实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心里自是有些不如常人家小孩的滋味儿,但他从来都保持着善良热情的心,说哪里也没有比平常的孩子差。孤儿院里也凑出了钱供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有从小就聪明的齐桓。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他都在班上名列前茅,高中三年他基本没睡过一个好觉,也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将精力全部投入在学习上,怕是负了孤儿院里对他的期盼。才得以被这所大学录取,所以齐桓无比的珍惜这次机会。
踏入校园,映入眼帘的便是满眼的青葱翠绿。校园里几乎全都是植物,倒真是像座大型的公园。
忽的,在丛中闪过一个身影,无比的熟悉,一时间,齐桓的脑中竟出现了一些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遇到了熟人,后来一想,自己也不曾有什么熟人,自己的同学有的考到了外地,还有的在其他学校,这九门学校的就他一个了。
直到在教学楼门口再碰到他,齐桓更确定自己绝对在哪里见过他了,只是自己记不太清到底是在哪里了。
看见他的背影,齐桓一下认定了这人是刚刚的那个,他们是同一个人。他有些冲动,竟是下意识的跟了上去。他总觉得自己就应该这样,还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前面的人忽然停下了。
他的个子不是很高,甚至比自己还矮上那么一点点,可是一眼看上去身形挺拔,身材也很好,气质更是非凡。
不想他竟然转了过来。
齐桓一下子愣住了:“我我我不好意思啊问下男生宿舍怎么走⋯⋯”
没想到那人居然也是愣了下。
“你是新来的学弟?我带你去吧。”
他冲齐桓笑了一下。
莫名的熟悉感又来了。
“哎,谢谢你了。”
后来,齐桓从其他同学口中听到这个人叫张启山,是学校里有名的校草,平时明明高冷的要死,却不知多少女生喜欢他。
⋯⋯
高冷?没有啊。
听同宿舍的张日山说过,张启山是他堂哥。
日山听完齐桓的经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他说从小到大基本没见过他哥笑。
后来齐桓颠覆了日山的三观。
这张启山几乎天天对着齐桓笑。
张启山其实大他们一级。每次下课后齐桓总会碰巧见到张启山,碰巧都要到食堂,碰巧都要出去转转。
这巧碰着碰着碰出问题了。
日山说他哥这几天刚上完课就往外跑,每次见到齐桓就直奔食堂,吃完饭就像发疯似的去外转,停都不带停的。
⋯⋯
齐桓有些害怕。
自己没招惹人家啊。除了第一天凭着熟悉感跟着他把人吓了一跳以外,自己并没有什么图谋不轨,也不用天天像要调查自己似的吧。
又是饭后,齐桓又在进小树林的路上“碰巧”遇见了张启山。
⋯⋯
“学长好。”
“嗯,你好。”
???
齐桓一脸的黑人问号。你要不要这么淡定?起码也要做出个偶遇了好巧啊这样的表情吧?直接在这里等着也就算了,这样平淡真的吓到我了?
两人竟真的心照不宣一起去散步了。
好像以前就经常这样。
又是这种熟悉感。
忽的,头上的路灯螺丝掉了下来,随后跟来的是一整个灯罩和里面亮的让人眼疼的灯泡。
齐桓躲也来不及了,竟只是捂住头,一时间说出来一句话:“佛爷救我啊!”
一时间,大把大把的事件从脑中翻涌而出,他害怕的时候,他开心的时候,他生气时伤心时竟都是他在身边。齐桓以为自己被砸出了幻觉。
张启山一把将齐桓拉过来。让他翻了个身护在自己怀里。
他毫发未损,只见到了散了一地的碎灯渣。
“老八看来终于想起我了,嗯?”
他俩一直保持着这姿势,到是把齐桓臊的不行。
“佛爷⋯⋯”
“我在。”
“是谁啊⋯⋯”
“⋯⋯”
他看着张启山黑着一张脸。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好熟的名字,只觉是自己很重要的一个人,却真的记不清是谁了。”
“哎对了学长,刚刚为什么叫我老八?也是熟的不行。”
张启山脸上的肌肉也终是松弛了一些。
他勾起了一个笑。
“无妨。我和你还有很多的时间,让你知道我是谁,让你知道佛爷是谁。”
齐桓觉得这话怪怪的,但是令人心安。
“嗯。”
老八,我赢了。
无所谓,反正这一世,你是我的了,再也别想跑掉。

END.
我知道人设又崩了你们不用和我说(手动再见)其实是佛爷在上大学之前包裹现在一直在等老八和他相遇也不知你们看出来了吗_(:з)∠)_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