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8


*大概是要接近尾声了
*ooc私设依旧
*祝食用愉快,至于番外,我其实也不太知道能不能撸出来,毕竟快要开学了,苦逼学生党也无力回天QAQ


天又下起了雨。
和那天一样。
齐铁嘴已经在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了。他准备将自家堂口里现有的名器全部卖出,自己留下一部分仅够出国后过安稳一些的日子,剩下的全部给那人-----当做军费。也是自己最后可以帮到他的地方了。
小满眼红红的,看起来是之前哭过了。他刚刚觉得八爷终于在佛爷的保护下过上好日子了,转眼八爷就给他一笔不小数目的钱让他另寻生计,说是要出趟远门:可能远到这辈子就要待在那儿了。
他其实也没什么事好担心,自己从一开始就是仙人独行,一身轻,到最后不过是没变罢了。只是中间过程⋯⋯还有些值得回忆。
明早八点的车票,先到沿海,最后坐船,去往那个所谓“安全”的异国他乡。
也许,一切就该这样结束。
傍晚时分,天空开始出现了散落的星星,偶尔那么一两颗,孤独的自己一闪一闪。
齐铁嘴坐在卧榻上,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好做,也就只剩下了发呆。他还是有些迷茫,这么做对吗,不知不觉的,他就开始想假如自己留下了,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最后也只能是无果而终。
渐渐进入深夜,却没有一点困意。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开始回忆所有在长沙城发生的故事,有没有什么没有做的,明早全部将事了解,也不要在留下遗憾。啊,除了佛爷的事外,不要留下遗憾。
⋯⋯
张启山有些头疼。
他从床上直起身子,看着窗外的星光,柔和的透进窗户撒到地上,像水一样清澈,也如同⋯⋯那人的眼睛。
张启山知道他明天就要走。
还有什么要和他交代的?
仔细一想,基本除了那件事,他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去送他最后一程。
他少有的神经质的拖着鞋跑到副官那里敲门把他吵醒,说出“明天找人去到火车站护送八爷”后有吧嗒吧嗒拖着鞋走了,留下了被吵醒后一脸懵逼的副官:佛爷您不说我也知道⋯⋯
他总想找出点什么还没了结的,与老八的事,可以去亲自送他最后一次,亲口告诉他什么事,想着想着,困意袭来,月亮渐渐移了位置,光亮洒了些在床上,照着他的背。就这样,最后张启山在星光和月光的包围下睡着了。
一早起来,齐铁嘴有些懵。一群张家兵在他家门口围着,吓了他一跳。
“你们这是⋯⋯”
“佛爷让我们来送您。”
“⋯⋯谢谢啊。”
心里忽的失落了一下,他以为是像以前一样,他宁可他派他们把自己绑到张府硬把自己留下了。
怎么可能。
“走吧。”
到最后,他都没有看到张启山。
大概是在哪个地方处理公务吧。
他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上了火车。
火车开的格外快。
也就几个时辰的功夫,火车来到了沿海。
到了一个新的城市,齐铁嘴有些不安。但他在让自己尽量镇定,如果连外城都不能适应,怎样能适应差异巨大的国外生活呢?
还是不安。
他作为一个算命先生,直觉自然是极准的。
他有什么不太好的预感。
掐指一算:暴雨将至。
但他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踏上轮船的那一刻,他越来越不安。
海浪平静,并无一丝波澜。像那天他的语气,没有一丝丝的颤抖,很决绝。
“哎你听说了吗,昨日长沙的那场战争,可害死了个老厉害的军官了,好像叫张什么什么启之类的。”
“可不是嘛,幸好咱逃出来了,不然还不知自己死在哪里⋯⋯”
?!?!?!
齐铁嘴一个箭步冲上去,用尽了力气去晃那人,
“此话当真???”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一直在颤,抖得厉害。
那人看起来着实吓了一跳,迷迷糊糊答到:“这这这⋯⋯报纸上的⋯⋯”
齐铁嘴只觉得脑子里一阵阵的鸣声,嗡嗡的不断,头疼得很。
他向后退了几步,靠着墙慢慢下滑。
传说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不会掉泪的。
他有点反胃,想吐。
⋯⋯
船终是靠岸了。
他晃晃悠悠的,像是失了魂,但这次,再也没有人的肩膀供他靠了。


大致是四五十年过去了。
时光就是这么快,你不想它走它偏要溜,你希望它快点它就一直磨,磨到它觉得差不多了,也就走了。
曾经你认为的永远,终是被时间带走,曾经你认为的绝望,成了时间给你留的一个伤疤。
"QiHuan! there is a person who is searching you…"
"I see, thank you."
⋯⋯
⋯⋯
“八爷⋯⋯”
齐铁嘴浑身一阵。
他多久,多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
没想到自己未见其人却先落下了泪。泪水顺着这如水澈般的眸子向下流,一直留到嘴边,到下巴,再低落到地上,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抖。
"you are crying⋯⋯"
邻居有些害怕。
自打这个带着些神秘的中国人搬过来,从没见过他喊一声苦,更别说掉泪了。也没见他对哪个姑娘有怎样的意思,甚至也没对哪个小伙子有些异常。只是自己一个人,一直一个人。他曾觉得这个中国人是没有感情的。
现在齐桓老了,他觉得这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人的一点波澜了,没想今天他竟然哭了。
“副官⋯⋯”
他听见他这样叫着那个同样白发苍苍的老人。声音竟是有些发抖。
“八爷,看来你还没忘了我啊。”
齐铁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只有紧紧的抱住了副官,像多年多年前一样。
“⋯⋯佛爷给你的。”
副官把手里的信封交到齐铁嘴手里。
?!?!?!
齐铁嘴强撑着没有晕过去。
“佛爷?!?!”
“他⋯⋯几天前⋯⋯走了。”
?!?!?!
齐铁嘴撑不住了。
他这么大年纪,经不起吓。
⋯⋯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把一切都和副官说了,副官明白后告诉了他这样的事实:
佛爷那天死里逃生,后来对世公开是死了,实际是换了个身份,继续为国效力,他就是开国元勋中的一个。
但前几天⋯⋯佛爷因病去世了⋯⋯
齐铁嘴听完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只是静静的拆开信封。


老八: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有些东西我再不说,就直接带到地府去咯。明明是多年前,你我还没张老长的胡子的时候就想对你说了,你我那天的一吻,我怎么也没想到,就是我们最后的告别了。
老八,我张启山就是稀罕你。
稀罕你了一辈子。
怎么样?我就是等了你一辈子。
我还打算继续等,当然,我会站在奈何桥上等的。
我说我不信命,可我信你。我信你会有一天,穿着那身长衫,踱着悠闲地步子,在奈何桥上冲我漏出你的酒窝。
我肯定第一眼认出你。
说好了,你不许认不出我啊。
⋯⋯还记得那天我们的约定吗?我没完成。
现在后山的花开了,开的可漂亮了。
没带你去看,我还欠着呢,你也要记着。我们还有缘,没有续。
有些困,先睡了。

你的佛爷

齐铁嘴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副官低着头抽抽,看样子也是憋不住了。
行,张启山,你等着我。
我会在你认出我之前叫你的名字。
最后一掐指:情深一生,再续前缘。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