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7



*人物ooc
*私设真的很多
*昨天没更灰常抱歉不过你们也没有注意到吧啊哈哈哈(拍飞)


夜色将至,府里的下人们将灯尽数打开,唯独客房里没有开任何一盏灯,这间屋子就这么黑着,看上去竟有几分诡异。
这里并非无人。
张启山回府上已经较晚,问下人八爷有无用餐,不想下人们通报说八爷一直称自己不饿,便也没有再硬逼着八爷用餐。
路过客房,张启山随手将灯打开,心里却一惊:八爷就在沙发上坐着,看起来有些倦意。
“怎么不把灯打开?”
“佛爷您回来啦。”
他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像往常一样单单和他打招呼。
张启山确有些疑惑,却也没深究,他实在是有些累:今日出去处理的是好多件聚众闹事,全是日本人所为。日本人在长沙如此猖狂,很可能是要开战的前兆。绝不可小看这几件事,虽说现在造成的影响不大,可一旦开战就要民不聊生,百姓将无以生计。
齐铁嘴也发现了:佛爷回来的时候看上去有些许的憔悴,怎能不让他心疼。他也并不想再耽误佛爷的时间,将今日之事告诉他徒会增加他的负担。可一直拖在这里可能会给佛爷造成更糟的影响。
“佛爷,老八有一事相求。”
“老八有些不太放心自己堂口里的下人们,想要回去看看。”
“⋯⋯你放心。今日之事还没有让日本猖狂到那个地步。我会在你的堂口安排上一些士兵看守的。”
“哎佛爷,这⋯⋯不必了,老八呀就是有点想念自己堂口里的小玩意,自己想回去看看罢了。”
“不行。你现在回去是很危险的。你也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万一落到日本人手里就不妙。”
“⋯⋯”
这下齐铁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他觉得自己既无力左右民间的流言,便安心的不给佛爷添麻烦。
随着日本人日渐猖狂,论谁也看出这样下去中日开战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
佛爷基本上很少回府,有时候甚至连着几天也不见消息。再回来时齐铁嘴总是看见他精神虽还好,确是周遭环绕着一种倦容。
这事放在谁身上都要受折磨的。
事情的转折是在那天。
“八爷不好了,佛爷在外遇险,有急事让您过去!”
“?!”
转念一想,以佛爷的能力,在外遇险的可能性较小,如发生这种情况也不该是叫上自己啊?这是为何?
他想不通。
难不成⋯⋯
“我不去。”
忽的,那士兵的表情一下子变了:脸上表情有些扭曲,还带一丝狡黠的笑容,令人生恶。
见士兵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手无寸铁的齐铁嘴。他浑身的冷汗全都冒了出来,却只能强装镇定。
“那也由不得你了。”
他就光明正大的将齐铁嘴带出了张府,其他士兵看到是自家人没有一个阻拦,只知道可能是佛爷的安排自己不便插手。
当齐铁嘴被吊起来放到日本人佐藤的老窝的时候,他只能祈祷那人不要知道,知道后也不要管他。
虽然这祈祷并不可能。
陆建勋和日本人勾结,想将张启山从位置上拉下来,让陆建勋上位后可以方便日本侵入长沙。得知八爷和佛爷关系不一般,且这段时间在张府入住,陆建勋让士兵穿上了不知哪弄来的张家兵的军装,趁机进入张府将齐铁嘴绑了出来交给日本人,等着张启山自投罗网。
他们知道,以张启山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扔下齐铁嘴不管。
果然,当张启山出现在门口时,他们就知道计划成功了,
一半。
他们没想到的是,张启山为了齐铁嘴,独自将他们20多人全部杀光。
齐铁嘴看着他为自己杀敌的身影,受伤的身影,对着自己笑,对着自己再次漏出酒窝的时候,
一切都已经定型了。
一切都是命。
他张启山不信命,可是他信。他张启山的命是用来破的,齐铁嘴想帮他破。
他不想再继续拖累他了,即使他觉得自己对于这个总喜欢强迫自己有时还欺负自己的人有点上瘾。
⋯⋯
回府,一夜沉默。
第二天,齐铁嘴发现张启山坐在他的床头。
“啊啊啊佛爷!”
“老八的心脏经不起您吓啊⋯⋯您就饶了我吧⋯⋯”
他知道佛爷肯定是来说昨日之事的,这个时刻到来的有点太快,就像之前幸福的那些时刻一样,早晚也会到来。
他一边抚着心脏的位置,强装着昨日的事没有发生过。
“⋯⋯老八,对不起。”
“⋯⋯”
他狠下心来。不能再拖了,不能等到佛爷说出一些话来,他知道要是等到佛爷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他就再也舍不得了。
“佛爷。”
他忽然正经起来,反倒将张启山吓了一跳。
“我算过了。”
“什么?”
“战争即将开始。”
“⋯⋯我会保护好你的。”
这个不用算也可以知道,张启山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他还想说点什么来挽留一下。
“佛爷您知道哪里最安全吗?”
“我⋯⋯这里⋯⋯”
这是张启山对齐铁嘴说的最没有底气的话了。自己也想保护他,保护好这个小算命,可昨天出了这么一件事,他实在是更不放心这个人了,而碍于军事反而无法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人,他也很是纠结。
“国外。”
齐铁嘴打断了他。
要来了。这个时刻,终究是要来。
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只能拖累佛爷,成为他的软肋。自己倒是不怕死,可一旦落在了日本人手里成为了威胁张启山乃至长沙百姓安全的俘虏,还不如让自己佯装一个叛国贼胆小鬼,来保住这现有的一切。
连同最后的幸福,一起封进自己的心里。
眼前消失的景色,远比褪色的要更加灿烂。
自己损的这些阴德既留不住这些,说明自己没这个命,早些断了这份念想便好,自己仙人独行是要注定,不能将佛爷的终身耽误了。
“您也知道老八胆小,这算出来将要开战,我也是要避一避啊。”
张启山又何尝不知道他根本不是怕,而是担心的这些事呢?
可仔细想来,对齐铁嘴最安全的地方,能保得住他的地方,确是国外。
“那你走吧。”
还是如平常一样的沉稳声音,没有颤抖,不带一丝的情绪,好似在说今日是个好天气。
“谢佛爷。”
可他不行,他实在是憋不出常日的笑了。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