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6



*我这个懒人能坚持到现在自己都惊讶
*依旧私设如山
*专业接收ooc
*今天时间有点晚了对不起QAQ


张启山亲了齐铁嘴后,齐铁嘴觉得他自己整个人都飘忽。
幸福来得太突然,甚至令他有些接受不能,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还是像做了一场梦,他有时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就是在梦里,而之前梦里的那个自己才是真实的。
不过要真是这样,他也不愿醒来,他宁愿一直待在有他的梦里。
依旧是一个人。
现在变成一个人在家了。
他觉得有点闷,想出去转转。也可以去集市上带点糖油粑粑回来,佛爷回家的时候可以留着给他吃一些。
想到这里他就已经按耐不住要出门了。
随身带了些大洋,齐铁嘴去了长沙最热闹的一条街。
他没有立刻去买糖油粑粑,他觉得如果买的太早回家等佛爷来了可能就要凉透了,还是回去的时候买一些吧。
就这么在集市上瞎转悠,倒也是蛮轻松,耳边隐约传来了一阵声音,仔细一听,也不像是正常的讨价还价的讲价声,他连忙过了一个转角,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过了这个转角,他便看到了一伙人围在一个摊位周围,大数还穿着军装。仔细一看,这军装仿佛在哪里见过⋯⋯
想起来了!这是日军军装!不过这日本人怎么猖狂到当众闹事的地步来了?
他忽的想起今早佛爷出门之前,好像也是因为日本人的事而急急匆匆赶过去的⋯⋯
难不成⋯⋯
齐铁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好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他走过去仔细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发生了这样的聚众闹事。
他逮到一个周围看热闹的人便问:“哎兄弟,你说这日本人刁难一个小摊小贩是为什么呀?”
“哦,刚刚这群日本人要吃他摊上的东西却不给钱,你说这不是明抢吗,唉,这可怜的人,就因为想要点钱维持生计,却遭了这群日本人的毒打,啧啧啧⋯⋯”
忽的,这人看有个日本人瞪了他一眼,大概是在中国呆久了,能听的懂了中文,听见他这番话的大致意思,就是贬低他们日军不讲理。瞬间将他激怒了,疾跑过来,揪住了这人的领子:
“中国人,我们,帮你吃东西,是看得起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那人下的脸都青了,哪里还敢说一句话,就只是嘴里哼哼着求饶了。
齐铁嘴一看不妙,立马就想抢救一下。
他知道自己凭武力是没戏和他们斗的。
但他知道那日本人是对猫十分尊敬的,时常把猫当做他们的吉祥物,有时候也会将猫当做自己的神。
随眼撇了下街边,他悄悄溜过去,撒下了些那次给疯子理头时同样的药物,瞬间四面变成了白茫茫一片,犹如陷在一片浓雾之中。
成功吸引了日本人的注意力。
眼见着地上的八卦阵若隐若现:齐铁嘴又给这里贴了张符,造成了一种神圣假象。
见一猫抬脚从迷雾中走来,身后想起仙人一般的声音:清明却又不失一些威严。
那猫就定定的立在了那里,不动了,而身后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本是这一方的善妖,守护着这方安全。不可随意欺压我方百姓,否则我猫妖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日本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瞬时间下的落荒而逃。
渐渐的,浓雾散开,齐铁嘴从雾中走出,满脸的笑容,倒真是有几分仙气,将猫身上的符轻轻揭了下来,眼见那猫立马就轻盈地逃开了。
众人立马顿悟,折服,那摊主和刚刚的那位兄弟连连道谢。
齐铁嘴只是想救人罢了,也不想出个头之类,他还是喜欢谁也不认识自己的清闲日子,可不想以后在大街上被人当名人堵起来。
他拱手而去。
做了这么件好事,他还是满自豪的,本想着现在去买糖油粑粑,却减缓了脚步。
“哎哎你看那人,刚刚救咱们的,大概就是齐铁嘴齐八爷了。”
“是吗!就是那九门提督之一?”
“对啊对啊是他!”
齐铁嘴头一次觉得能被人认出来也是如此之爽。
可接下来的谈话着实是让他抽了口凉气:
“听说他和那张大佛爷有些事情?”
“这⋯⋯传闻确实说是这样。”
“哎呀,两个大男人,真是造孽!怎么能这样呢。”
“⋯⋯我看其实也挺恶心的。”
⋯⋯
齐铁嘴只得加快脚步离开。他不是不想反驳不想争辩,而是心虚。赤裸裸的心虚。
是啊,仔细想来,自己对佛爷确实⋯⋯还让佛爷背后遭人议论,他自己倒无所谓,仙人独行本就无所畏惧,可这不是坏了佛爷的名声吗⋯⋯
他没有买糖油粑粑,直接回了张府。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