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情深一生 4



*再虐你们就会揍死我了_(:з)∠)_
*私设私设文笔烂
*ooc我的(拍胸)


齐铁嘴浑身一个激灵。
齐铁嘴全身都是冷汗。
齐铁嘴发现他坐在椅子上。
刚刚的都是梦。
可心痛感是真实的,他觉得直到现在胸腔里还隐隐作痛。
窗外还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根本望不见晴天,他无意识的向门外看去,小满还没有回来。他甚至将梦境里存放邀请函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没有发现半张红色的信封。
真的是梦。
他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一颗大石终于落下,着了地。擦去身上的冷汗,他便开始了对梦的分析。
俗话说,梦是人心里潜意识的产物。他做了这么一个梦可不是无缘无故的。十有八九是自己真的对佛爷动了心。
这可不太妙啊。他和佛爷都是堂堂七尺男儿,都带着把呢,说什么也是不合适啊,而且这阴阳结合才是天命,就这样违背天命真的不会遭报应吗⋯⋯
齐铁嘴胡思乱想着。
正想间,看见小满回家了。他并没有太在意。可当他看见小满抱着西服站在他门口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想要晕过去。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
“嗯?这是您的西服啊。”
“今天是不是佛爷的婚礼,是不是我要穿这件去啊⋯⋯”
他有点绝望了。
不料小满忽然笑了出来。
“噗嗤,八爷您的想象力也真是丰富啊。我只是觉得这西服长时间在衣柜里没有清洁过了,拿出来洗一洗而已。”
⋯⋯
他想拿头撞墙。
他忽然决定了:即使自己真的不能和佛爷在一起,他也不能白白留下遗憾,等到佛爷和尹小姐婚礼的那天可就真的晚了。必须让佛爷明白自己的心意,哪怕⋯⋯他以后都把自己当个异类看。
是这么想着,他决定要去趟张府。
什么时候呢,他不想等了,就现在吧。
他正准备让小满备车,却听见院里有人叫他。
“老八。”
无比熟悉的声音。让人听了总是很心安。本想着去张府找佛爷,没有想到他倒是先来了自己的小堂口。
“哎哟,是佛爷呀,今天什么风吧您给吹来了。”齐铁嘴一拱手,最基本的礼仪也是不可少的。
“今天我来,是想和你说件事。”
“⋯⋯不知佛爷有什么事吗?还亲自来一趟,您说是,直接让我过去不就得了吗。这外面还下着雨,您这不怕淋坏了身子。”
“咳,尹小姐走了。”
“嗨,我当时什么事呢,原来⋯⋯”
?!
什么???
“佛爷,您⋯⋯没逗我吧。”
“⋯⋯还没那个闲情逸趣。”
“这这这⋯⋯怎么呆的好好的说走就走了呢?”
其实他的心里还是很欣喜的,只是齐铁嘴的心思,只要不是自己说出来,很难有人可以猜出一星半点。
“她走了,你很失望?”
“哪的话,我这⋯⋯不是替佛爷可惜吗。这么好的一嫂子⋯⋯”
“老八,我今日来就是与你说这事的。”
“以后你,可否愿意住在张府?”
⋯⋯?
齐铁嘴有点懵,准确的来说,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感觉和你商量事情不太方便。”
其实佛爷是想把自己这几天见不到齐八的低落心情告诉他的,却不便张口,实在是说不出这样的话,只好谎称是“商量事情不方便。”尹小姐那边也理解了,佛爷他⋯⋯喜欢的不是自己,准确的说,佛爷喜欢的人和自己的区别大了去了,尤其是----性别。
“这⋯⋯不太好吧,我也有自己的小堂口,虽说不大,住着也舒服,床榻也是软得很,哎佛爷你要不要试试⋯⋯”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矜持。
“少废话,”
佛爷使出了自己的大招。
“⋯⋯你不来,我就一枪毙了你。”
于是,齐铁嘴顺理成章(?)的搬到了张府。
从认清心思到搬进张府,用时不到一天。
佛爷没告诉他他在想什么,他觉得以齐铁嘴的脑子,不说应该也可以洞猜人心。
可齐铁嘴在这方面也是在不争气。光忙着乐进了张府,能享好日子了,直接把与佛爷说心事的这茬抛到脑后去了。
那齐铁嘴更不知道了,在他做那梦的时候,佛爷也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自己与尹新月结婚了,他从哪里找也找不到八爷,听人说八爷到了大厅,便直接下去,还是找不到。一直到婚礼结束,一直到他有了孩子,一直到自己儿孙满堂,再问起齐铁嘴,人说是没这个人。
他一下子慌了,少有这么不冷静的时候,可他就是慌了。慌到一下从床上起来,将所有的事告诉尹新月,等尹新月走后按耐不住心中那慌乱的情绪,好像真的怕自己一会不在齐铁嘴这人就没了似的,外下着大雨,也不等雨停,打着伞就直冲那小堂口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