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逃




*报复社会_(:з)∠)_
*可能会ooc?
*私设依旧_(:з)∠)_
*其实算是双标???
违规内容????


“别介啊,佛爷,你看看我就是个穷算命的,去了不就是个累赘吗。”
“你在这里不安全,我怕那些日本人再把你绑起来,那时候我还在斗里。”
“⋯⋯”
于是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下斗的八爷认命了。
佛爷是什么大人物啊,一般知道些内幕的人都是变着法子想跟他讨点在斗下的经验,要是能亲身跟去看一看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可这九门的八爷,愣是要佛爷请去下斗,旁人都看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必定不一般,而却也只能说出个大概。
其实八爷也不想这样。只是他总有种潜意识,这样下去会有不利。可自己沉下心思来想一想却实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说不上来哪里不妥:和佛爷成了朋友以后再也没人敢动他齐铁嘴一个手指头了,因为惹过他的人最后不是死了就是被迫出了长沙城,没一个好下场。和佛爷成了朋友以后隔两三天就去佛爷家蹭蹭饭,有时候把自己喜欢的菜轮番吃个遍,都快吃腻了。和佛爷成了朋友后每次下斗得来的物品必定有自己的那一份,而且必定价值连城。和佛爷认识以后⋯⋯真的没什么不利啊。
可能自己就是想逃避危险吧,人之本能。毕竟自己除了下斗外还是很乐意和佛爷待在一起的。
硬着头皮下了斗,发现自己无需那么害怕,所有的机关都被佛爷拆的拆,挡的挡,一趟下来,自己好像就去散了个长步,不仅毫发无损,还照样是能吃能睡各种嗨皮,现在他自己也弄不懂到底在逃什么。
后来他知道了,自己对佛爷,不是普通朋友该有的感情。
可惜太晚,已经是在佛爷的婚礼以后了。
张启山的婚礼,齐铁嘴没到。他又逃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怂。总是怕这怕那的。怕看到他穿着一身帅气的西装,更映衬出他挺拔的身姿,怕看到以前经常见过的温柔的笑容,经常听到的温柔声线再次出现----却不是为他。没办法,谁让以前自己总躲着他?要是没那样就好了,要是自己好好的,大大方方的再和佛爷聊一聊,说不定⋯⋯
想什么呢。阴阳结合天经地义。他一个算子早就知道了,违背天意,是没有好结果的。
和可他也不是总想逃。不涉及到张启山的时候,他是九门的八爷。而问题一旦和张启山挂了勾,齐铁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怂的不行。
对喜欢的人总想逃,是他的病。
可这次,他也总想有什么改变。
因为他的卦象中显示:九门离散,命各自保。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好好的九门,怎么说散就散。天机不可说破,他觉得这事多说无益,而当下最应该的是⋯⋯逃离长沙城。
⋯⋯
又是逃。
他因为逃,已经不知错过了多少的机会和时间,这次,他真的不想逃了。哪怕,哪怕就试这么一次,也要拼尽全力啊。
齐铁嘴去了张府。
“哟,八爷,您可是好长时间没有来过张府了,这次是有何贵干啊?”
“嘿,也是没什么要紧事,佛爷不在吗?”
“啊,佛爷他一早就和夫人出门了,可能要晚些回来,还请八爷稍作等候。”
“⋯⋯好。”
齐铁嘴手里的苹果都被捂热了,他还是停不下搓来搓去:他一直在紧张。和佛爷坦白自己的心意后,自己该怎么办呢?是直接离开长沙城,还是⋯⋯
“老八。”
“佛⋯⋯爷!您来啦。”
“⋯⋯这是我家。”
“啊哈哈⋯⋯不好意思老八忘了⋯⋯”
“⋯⋯有什么事吗。”
佛爷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啊,是不是我打扰了他和夫人的幸福生活啊⋯⋯不对我是来说大事的先不要想夫人⋯⋯
“也没什么事,就是⋯⋯”
“你怎么又来啦,你当这是你家吗?”
看见尹新月走到了佛爷的身边,齐铁嘴就一阵心虚,他也说不上,单纯的心虚。
到嘴的坦白,硬生生的堵了回去。本来期待他的佛爷可以像以前那样开口护着他,要他留下,他盯着佛爷的嘴唇。
紧闭着,没有一点要张开的趋势。
兴许⋯⋯没什么兴许了,一介算子,勉强算得上是朋友,怎比得上佛爷的夫人,自己也未免想的太美了。
他果然⋯⋯还是要逃。
最后都变成一句“祝夫妻二人百年好合,老八以后⋯⋯争取不来。”
他之所以能说出来,是因为他有预感,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到张府了。
之后清洗九门的时候,去了齐府,所有东西都没有动过,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只是人不见了,多了封信在桌上罢了。
“⋯⋯”
“佛爷,这⋯⋯”
“不必,一个齐铁嘴构不成威胁,我们走吧。”
可他随手将这封信叠起来,放在了上衣的口袋里。
随手带在了身边。
随手带上了战场。
随手带进了墓穴。张启山的墓穴。
随手放在了最最贴近心脏的位置。
END.



佛爷: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他国了。也不怕告诉您是欧罗巴,我知道您不会找过来的,这样做也不值。
那天老八其实是想要说的。只是怕打扰您夫妻二人的幸福爱情。现在你我已无交集,而夫人也不会来我这里,看到这封信,那老八便大胆说就是了。
佛爷,我喜欢你。
也不知道是多久了,但您知道老八的性子,本来就迟钝,还怂,便只能给您写这封信啦。
老八本来是要仙人独行的,无亲无家,自从认识了佛爷您,才体会到被人保护是什么感觉,老八知足了。
可您与我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老八给您算过了,您是可成大事之人,说不定啊,还能成为历史上有名的人物那!可咱就不一样了。所以你我之间的缘分也算尽了。我们算子算的是天事,损的是阴德,所以能和您有一段交集,齐某觉得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分,绝不后悔。
您如果觉得齐某太矫情,这封信大可以烧掉,只要您知了齐某的心意,齐某也便知足了罢。
这次,齐某还是逃了。大概,下辈子会尽数偿还吧。
最后还是要祝身体健康,家人幸福美满。

八。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