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药


*这次大粗长我保证
*私设如山
*你们看看有没有ooc
(一女子手持40米长刀当街砍人连捅6刀⋯⋯你们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常年待在佛爷身边的张副官知道,佛爷有头疼的毛病,得随身带着药,时不时犯病的他,总是捂着头硬撑,让副官拿他的药来,简单的吃上几粒,连水也不用喝,就那么生生的咽下去,再继续做自己手头上的事。多年了的毛病,也请了许多的“名医”,可就是怎么都医不好。最后以佛爷的“不碍事”便将这件事放下去了。却还是常犯,一犯也免不了又要吃药。
可副官发现最近佛爷的头疼轻了许多,犯病的次数少了,即使犯了头疼看上去也不如之前要痛苦,吃药的次数也在慢慢减少。副官怎么也想不明白,医生还是不断地在换,所以医生的医疗缘故不大,难不成⋯⋯
“副官,你将八爷带到府上,就说我有事要找他。”
“是。”
“等等,把我的药拿来。”
“⋯⋯是。”
上次犯大概是挺久了,怎么今天说犯就犯了呢。
尽管张副官有些担心,但副官不能违抗佛爷的命令,而且佛爷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便决定先将八爷带到府上,只求不要让佛爷再着急。
佛爷的头疼是会不定时的,不过大多是在气头上犯。所以很少有人会在佛爷微微皱眉的时候和他硬抗,大多都是先听佛爷的,一是吃不了亏,再是怕和佛爷硬来会将他头疼的毛病激起来。
“哎我说,我就是一算命的,又没什么本事,你们佛爷怎么天天找我啊。”
“八爷您不必自谦,佛爷从不与无能之人来往过多,单看您与佛爷的交情便知佛爷一定认为您自有过人之处。”
齐铁嘴见说什么话也和这副官拗不过去,便自己乖乖闭了嘴。
张府,
“那什么,佛爷您就饶了我吧⋯⋯”
“这次下的斗正是你们齐家最拿手的一种,你不跟去恐怕这斗里的机关只凭我和二爷会费些周折。”
“以老八看啊,佛爷您如此英明,那有什么机关能难得住您啊,那我就先----告辞了。”
刚要走的齐铁嘴便感觉胸前有股力又将他硬生生顶了回来。
“哎哎哎佛爷您轻点疼疼疼⋯⋯我去啊,我去还不行吗⋯⋯”
“那就请八爷随我们走一趟吧。”
副官打了个寒战,他明明看到佛爷的脸上是挂着笑的,只是笑的他有些害怕。
其实有时他也不明白,八爷虽为九门提督,却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就是单凭一张嘴和自己算命的本事保住了盘口,虽说是“自有过人之处”,但不仔细观察也实在是看不出除了会奇门八算之外还有什么特长,为什么佛爷一直要将这样的人带在身边当个累赘,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不过既然佛爷执意要带他,那就听佛爷的,因为至今为止,听佛爷的话从没出过什么岔子。副官也就从没问过,权当带了个活跃气氛的人罢了。
果然,斗下的八爷⋯⋯呃不,齐铁嘴,哪有一点九门提督之一的样子,全程躲在佛爷身后,活像一只要被欺负的小白兔一样,我就请问佛爷来长沙之前您是怎么一个人下斗的⋯⋯
副官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
“佛爷,您看这里⋯⋯”
“佛爷,这到底要怎么弄啊”
“啊啊啊佛爷救我!!!”
“嘿嘿嘿佛爷,有你和副官在,我相信你们一定会保护我的~”
副官是越来越无奈了,这也不能怪他,八爷确实在倒斗时所做的事甚少,大都是依靠佛爷和自己才能顺利撑过一个个机关。而佛爷倒并不在意,每次八爷向佛爷撒娇,不讲理甚至顶撞佛爷,最后佛爷都会还以一个宠溺的笑,就连副官也是很少见过这样的佛爷。
此次斗内的收获不大,佛爷说先回去查阅些资料,晚些再回来一趟。
“那,还叫上八爷吗。”
“叫,他要来,一定会来。”
就这样,最近佛爷下斗身边必带八爷,像一个护身符一样走哪带哪,副官表示也是心累,因为佛爷和八爷走到哪,发出的光就闪到哪,实在是想弄一副墨镜的副官心累。
不过那次可是把副官吓了一大跳。
“日本人最近去了一座矿山,听说是有巨大的秘密,这阴谋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必须在他们之前将矿山的秘密寻找出来。”
“听说这矿山之中有墓穴,会不会⋯⋯”
“你的意思是,这其中有一座巨大的古墓被埋藏了?”
“我也只是听当地的百姓传说,自己并不清楚。”
“那好,明一早叫上八爷,我们出发。”
副官早就知道佛爷要带八爷去,所以提前打听了八爷的行程,却不料八爷外出修行不在府中,便只好同佛爷说明了情况。其实他觉得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就他和佛爷的办事效率,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更容易查明情况和真相,反倒是比带上八爷要快一些。
最后确是他与佛爷同去了。
不出副官所料,他与佛爷两人不到三天便找出了墓穴,拆除了近一半的机关。
却也使他的好奇心更浓了:佛爷为什么要带八爷??
第四天一早,他们刚刚下到墓穴,便发现了一处新的路径,他们决定改变路线从这一路拆机关,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可刚刚接触到一处机关,佛爷却有些不对劲。
“佛爷您⋯⋯没事吧?”
“⋯⋯没事继续走。”
“忽”的一声,只见从两人的头上呼啸过一个类似斧头一样的东西,副官见状连忙喊“佛爷小心”,却不料佛爷根本没有反应,副官只好一把将佛爷与自己改变中心向前扑去,这才躲了过去。
平日佛爷早该发现,今日不但没有看见这机关反而不能躲这是⋯⋯
“救八爷⋯⋯”
副官这才发现佛爷的头疼又犯了,他正捂着自己的头,深深的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痛苦,而且意识已经不是很清醒,却还在用尽力气说出“要救八爷”,可见八爷在佛爷心目中的位置甚至比自己的命还要宝贵。
副官决定先带着佛爷出去。
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没带药。这是平时他绝不会犯的错误,佛爷的头疼他绝不是不知道但这次他真的。忘记了。
可前几次他和佛爷下斗也没带啊⋯⋯
那时还有八爷⋯⋯
⋯⋯
副官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有八爷在的时候,佛爷从没犯过头疼。
倒不如说是八爷在的时候,佛爷根本没有时间去头疼。因为佛爷对八爷的关心,他的神经在斗下时刻处于紧张状态。而出斗以后,八爷又在他身边喋喋不休来放松他的神经保证不会过度紧张。这到底是八爷无意的呢,还是有意呢⋯⋯
齐铁嘴,就是张启山最好的药。
后来,副官从没再怀疑过佛爷为什么随身带着八爷,甚至有时还会主动将八爷接到张府。因为他知道佛爷大概是又要用“药”了。
后来佛爷的头疼因为有八爷在身边而基本已经好了。
再后来?
再后来,日军彻底侵入了长沙,抗日战争进行到了白热化。九门为了自保,暂时分开了一段时间,再次重逢的时候,张启山从八爷之前逃难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孩子,叫齐羽。后来又听这孩子说,他的父亲叫齐垣。为了保护自己,提前算好了安全的地方,把自己安顿在这里,却去了相反的方向。

再后来,张启山将这孩子收养了。
佛爷的头疼又犯了。可是这次,药没了。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