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巧克力蛋卷

我的文风:🔪🔪🔪💉💉💉✂✂✂

【一八】仙人独行


*欢迎捉虫_(:з)∠)_
*私设如山
*时间轴错乱
*泥萌想吃糖吗(滑稽)
*想要番外告诉我qwq来吧


--------等,从来便是一人的事,而仙人的一生,也终是要独行。


从齐垣刚刚可以听得懂大人说话起,他的爷爷就告诉他:家里祖祖辈辈以算卦糊口,是九门之中的下三门,平日安稳便足矣,不必贪图荣华富贵,以及,家族的先辈,终是仙人独行。

那时的他还有些懵懂,便童言无忌:“爷爷,仙人独行是不是神仙只能用一只脚走路啊?”

爷爷听了后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孩子,等以后你经历了一些事就明白了。”


他刚刚开始干这行的时候,手无缚鸡之力,被人盯上了,还被绑起来了,当他近乎绝望,认为自己的一生就这么草草了事的时候,佛爷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一开始的他以为是幻觉,便开始对着那个佛爷傻傻的笑,脑子里却忽的现起了爷爷的那句话:仙人独行。哪里的话啊⋯⋯还是⋯⋯后来看见佛爷一个人撂倒了一群人后放下了心索性晕了过去,也没空仔细去想了。


再后来,和佛爷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自然是没人敢动自己一根头发:全长沙的人都知道八爷是佛爷罩着的人了。


“-------佛爷,您就饶了我吧!”齐铁嘴一屁股坐到地上,他是实在没办法了:因为佛爷执意要他进火车,他拗不过去,便违了“三不看”的祖训,而如今,佛爷要他去调查矿山的事,可能又会让他本应平淡安然的日子泛起惊涛骇浪。
他本无心插手此事,可无奈,佛爷将他从地上愣是硬拖了起来,用手轻轻的整理了一下他的围巾,和他商量了起来:软磨硬泡,齐垣也扛不住了:“行嘞,就当是陪佛爷出去游玩了吧⋯⋯”


“好了,我会保你安全的。”


齐垣其实是知道的,以佛爷的身手,即使不说这句话他也相信自己和副官是安全的,而知道听到了这句话,才莫名的放下了心。他又开始怀疑爷爷的话了:并不是所有“仙人”都独行啊嘿嘿嘿,我还有佛爷呢。心中暗喜的情绪被他理所当然的忽略了。



这趟出行并不是结束,而是一切的开始。日本人的阴谋远不止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使是齐铁嘴,也无法算出今后长沙百姓生活的吉凶。


后来,佛爷为了给二爷的丫头寻药,散尽了家财,可他不知道的是,在后来的时候,八爷偷偷让副官把自己家的一些上好古董换了几张票子给佛爷送过去了,他知道以佛爷的性子是不会收的,就让副官直接放在了他办公桌的抽屉里。他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反正平时都是佛爷在罩着我,这次,我也该还他一些了。”


果然,仙人独行什么的,只是爷爷自己经历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吗?


当齐垣见到新月的时候,他也算到了是自己未来的嫂子,自己应该高兴,可心里那股不安的情绪就是怎么都压不下去。

后来的时候,齐垣总是有意无意的撮合新月与佛爷。他们是迟早要在一起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每次看见他们眼中所含的情意,心里却总觉得不对劲。有时还会觉得有些别扭。也许是自己还没有恋过爱,觉得有些奇怪吧。


是嘛,仙人独行,我也不急着找那个人啊⋯⋯


可他总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独行,而是在等,等那个人,那个可以让自己安心安稳的人。他将所有的可能性都算了算,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别扭。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只好作罢。


佛爷大婚。请帖是他亲自送来的。说是八爷一定要来,九门也就是这空里聚聚了吧,齐垣自然是不好拒绝,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摆着,说不去哪方面也不合适。


不想去。


他齐垣是个怕麻烦的人,什么事总是想一身轻。唯独这次,他不想去却并不是因为怕麻烦,他感觉的出来,他只是怕看到⋯⋯看到⋯⋯

现场热闹得很,九门果然都到齐了,新月今天的打扮,若用几个四字成语形容的话,那便是:美若天仙,倾国倾城了吧。


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礼貌一下的,齐垣走上前去,拱手说到:“嫂子今天好是漂亮,佛爷一定喜欢。”

“那是自然啦,谢谢。”


“嫂子,我给您算过啦,您今后和佛爷一定可以幸福快乐,百年好合!”

“嗯,嘴倒是挺甜的。”

正说着话间,佛爷从楼上踱下步来,见他身着礼服,正将他周正的五官,挺拔的身材都凸显出来了,在场的人一片哗然,随后便都开始说佛爷的好话:“佛爷真帅”“佛爷今日太帅了”之类。


齐垣有些呆。虽说平时和佛爷接触不少,但这样英俊的佛爷,他确是第一次看见。而这样的佛爷,不属于他⋯⋯

!!!


他忽然因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害怕起来。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在等的,在等的人,不是别人,好像⋯⋯好像是⋯⋯不,不行,佛爷是新月小姐的,命数已定,而且我,我只是一届算子,并不能为他做什么,我只能⋯⋯


⋯⋯仙人独行,原来是这样啊⋯⋯


爷爷,我知道了。



不用等了。齐垣将该尽的礼数尽了,便想离开,是真的离开。不料被佛爷叫住:“今日我大喜,不如今夜留于我家共饮?”

'“佛爷不必了,谢好意,今夜还是与夫人⋯⋯早些休息⋯⋯”

“也好。”


佛爷又笑了,可他明白,如今佛爷的笑,不再属于他了,还是⋯⋯一开始⋯⋯



他忽然感觉到有些心痛,还有些喘不上气。
“那⋯⋯齐某先告辞了。”

“-------八爷慢走,不送。”一旁的新月来找她的佛爷了。


⋯⋯佛爷什么也没说。他不知道的是,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他等他,一直等他,等了他好久好久,但命数是不分先来后到的。一切在一开始的开始,就已经定下了。是的,从一开始就是自己一人,到最后,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不用等了,等不来了。
仙人一生终独行。

评论(8)

热度(34)